永利电玩城_永利电玩城手机版-2019官方网站

经验交流
工运研讨
团建论文
 

 

“企务公开”,不是“企雾公开”


“企务公开”,不是“企雾公开” 砂石出口有限公司—黄建才 时下“企务公开”是使用频率颇高的词汇,特别是在国企中更是如此。它既是作为国企的民主监督和管理的措施之一,也是作为国企的自身文化—企业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它涵盖了企业文化、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。不但国企职工需要耳闻目睹“企务公开”;作为国企经营者,也有法定的义务,需要履行“企务公开”。以期架起一座企业与职工,经营者与职工之间,相互进行沟通的桥梁。主动接受职工的民主监督与管理,让职工主动参与企业的重大决策。有鉴于此,“企务公开栏”的设置,作为“企务公开”的具体标志之一,近几年来,如雨后春笋般地展现在大大小小的国企中。在成为国企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的同时,又成为国企的一面“镜子”,可以用它照一照本企业在践行“三个代表”重要思想和“立党为公、执政为民”根本宗旨方面做得如何?因此,深受广大国企职工的肯定和欢迎。即使是在那些“企务公开”不落实的国企中,只要有设置“企务公开栏”,职工就高兴,很知足;职工只企求企业能坚持真正办好它,不敢对经营者再有涉及“企务公开”其他表现形式的“苛求”。事实上,这就等于是,国企职工认同了“企务公开栏”等于“企务公开”。 然而,即使是迁就于“企务公开”等于“企务公开栏”,这样的低标准、低要求来作评价。我们也不难发现,在一些国企中普遍存在着“好经”被歪嘴和尚念“歪”的现象。君不见,在这些国企中,“企务公开栏”尽管罗列了应于“公开”的方方面面事项。诸如:生产经营、人事管理、财务管理、党风廉政建设、设备采购与废旧物资处理、工程招标投标云云。但是,一旦“企务公开栏”设置起来,便出现了各色各样的“奇观”。 ―或是闲置。成了 “白版(板)一块”,一块“白版(板)”; ―或是应付。当上级来检查时,便版(板)面生辉,“检查组”一走,便不了之; ―或是造假。数字造假,无从对证; ―或是回避。回避“敏感”栏目的信息公开。诸如:设备采购与废旧物资处理、企业招待费开支等等; ―或是变异。平时贴些“通告”、“通知”之类;间或贴些“红头文件”或“报摘”之类。 凡此种种,不胜枚举。这种“奇观”无疑让职工群众仿如身处“云里、雾里”,对“企务公开”尤如“雾里看花”,“企务公开”也就变异为“企雾公开”。据报载,凡不搞“企务公开”的企业。企业里的重大经营决策,往往是由少数几个人“闭门造车”;或干脆由企业经营者一个说了算,落入了“三拍”怪圈:先是“拍脑袋”(“就这样办”!),后是“拍胸膊”(“没问题,我负责”!),最后“拍屁股”(“拜拜啦”!)。 因此,难怪有人说,“企务公开”这是国企独有的法宝,是专门用来鉴别和监督经营者中的平庸之辈,渎职和腐败之流。 笔者认为,话只说对了一半。从积极的意义上来纵观,“企务公开”不只是具有监督与制约的效能;它还能极大地调动和激发职工的活力、积极性和创造力。这也是被改革的实践反复证明是有效的措施之一,因此,被许多国企所尊崇与推广。实践证明:大凡好的、比较好的国企,在这方面都做的比较成功,也卓有成效。笔者去年曾到 “三钢”学习(“三钢”是省内国企楷模之一,经营者是全国劳模)。在“三钢”所到之处,但见“企务公开”工作深入到了车间、班组,非常扎实有效。有件事令到访者无不感动之至,据该厂工会主席介绍:前几年,当社会上刮起“下岗回家”、“五年切”、“三年切”风潮时,当地政府也曾要求“三钢”效仿,但“三钢”领导班子顶住了各方的压力。提出:只要本人愿意干,“三钢”不让任何一位职工下岗,并且说到做到。结果,靠集思广益、群策群力,“三钢”的经济效益和厂风厂貌不断跃上新台阶。该厂工会主席为此感慨地说,这也与“企务公开”工作开展得扎实有效分不开。 当时,我不由得想起了日本的企业。那是廿多年前,笔者作为公派留学生在日本求学期间,曾造访过的日本几个企业。它们中有国企,也有私企(民企)。诸如:著名的丰田汽车,日产汽车和日本“国铁”等企业。这些企业普遍推崇“松下率之助”(日本的“经营之神”)的经营管理理念。它倡导人文关怀、终身雇佣;鼓励职工积极参与企业经营管理与决策。最普遍做法是持久地开展“人人提合理化建议”活动;类似我们眼下推广的“企务公开”的栏目、简报、专刊之类,可谓铺天盖地。定期出,大家看,从不走过场。年终有考核、有奖惩,十分感人。所到之处,能强烈地感受到:企业经营者与职工之间的交融、互动—为了本企业的生存与发展。比笔者眼前所见的“三钢”搞得还要好。因此得出两条判断:一是,“企务公开”是管理艺术之一;也是科技智慧之一。它是超越了所有制和国界的,并不是国企的“独有法宝”;二是“企务公开”搞得好与坏,是与企业效益增减息息相关的。 综上所述,不难发现“企务公开”之所以会变异为“企雾公开”,至少有三方面的原因:一是氛围不够。社会的大气候、大环境尚未完全形成;二是制度缺失。如完善的考核、监督机制尚未有效地形成;三是主体缺位。“企务公开”工作的推广,实施的主体是行政?是党委?还是工会呢?行政若不愿意,工会有办法监督、考核吗?为此,这里就引申出三个不同层面的、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: 深思之一:上级鞭长莫及。对下属企业经营者是否积极开展“企务公开”工作没有行政考核,缺乏有效监督;只听汇报、只看简报,往往惟见利润才会笑。其结果有可能是,那些敢蒙会骗造假的,占了便宜。挨到此类人升官离任时,才被发现,原来所报的“实现利润额”有假。 究其因,也是“企雾公开”惹得祸。 深思之二:同级监督无法触及。是讲原则,还是讲团结?是现行体制下的国企领导班子成员都必须同时考虑的问题。只要是经营者个人不赞成办,或是不积极办的事。同级的党委、纪委、工会领导能单独办成吗?虽不能明说经营者个人在班子中握有“大票”(具有“一票否决权”的杀伤力),但事实上,在“企雾公开”的国企中,这种现象是司空见惯的。不是常有耳闻,一些企业职代会已审议通过的事项,就可以因经营者一个人不乐意或不那么乐意办,而被搁置、被否定。 深思之三:下级望尘莫及。 由此可见,要将“企雾公开”真正返原为“企务公开”,尚须各级同志(包括职工)的不懈努力,坚持“从制度上做起、从我做起、从今天做起”,形成全社会的良好氛围,对积极推行“企务公开”的企业经营者要予以大力表彰;对专搞“企雾公开”的企业和个人要予以处罚,绝不能让这些人占到便宜。 只要努力,我们相信真正是“企务公开”,而不是“企雾公开”的艳阳天,一定会看得到的!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