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电玩城_永利电玩城手机版-2019官方网站

永利电玩城      
集团团委    
基层组织    
工作动态    
规章制度    
网上团校    
互动平台    
 
  入职导航
 
 
  ·您现在的位置是:永利电玩城 > 入职导航
  入职导航
职场之路--主动选择掌控生命轨迹 发展潜能尊重内心需要
 
    转自<中国青年报> 

    社会就像一台显微镜,把学校里人和人的细微差别,瞬间放大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有人在学生时代并不出众,可进入社会之后却崭露头角;有人在学校里很优秀,但在职场中的发展却不那么顺利;也有人毕业后抱着“金饭碗”暗自庆幸,却始终徘徊在起点,碌碌无为。

    为什么在学校里大家都差不多,进入社会以后,境遇差别会越来越大呢?除了自身努力之外,会不会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,影响着我们的生命轨迹?

 
    三个姑娘的故事(附后),相信在现实生活中大家都会有同感。明明在学生时代大家不相上下,但是毕了业,进入社会几年之后,往往会发现大家的情况很不相同。

    几年或十几年之后,同学们的差距越来越大,让人感慨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。而这种感慨,其实包含了很多感受:失落、不平衡、不甘心、自豪或者自卑、嫉妒等。

    那怎么在学校里大家都差不了多少,进入社会发展差别会越来越大呢?其实,学校和社会本来就不同,而每个人的性格特点、信念、经历、价值观等等又各不相同,如此复杂的因素造就了人生的不同走向。

    学校里奉行的是整齐划一的制度、要求和评价标准,在这些比较简单的标准下,每个人都带着独特的个性和特点。虽然学校也会尽力为学生提供不同的锻炼场合和实践条件,但仍然无法为每个人的发展提供充足的实际条件。学校就像一个容器,一个包罗万象的母亲,里面孕育着无数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而社会却是复杂多彩的:职场有无数种分工,每种职位又有高低不同的等级;每种行业又会随着时间而有发展变化等等。而每种职业的进行、发展都需要多种不同的素质和能力——社会就像一个舞台,为独特个性提供了发展的空间和机会。

    社会会给人很多不同的机会或限制,这其中的个人会根据自己不同的情况、期望、意愿去选择——我们通过选择掌控自己的道路,塑造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齐小蕾是个典型的代表,她敢于做决定,决定自己的人生,舍弃了优越的家境和顺遂的道路,甘愿当一名教师,虽然清贫,却让她能感受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。

    而在现实中,人的发展方向有时不单单取决于自己的决定,很多时候和性格、先前经历也有很大关系。谭小朵在大学时代中顺风顺水,无忧无虑,可谁曾想到,这种生活有天会被残酷的现实打碎。经历了伤心、窘迫、自卑、焦虑后,她选择离开家乡南下工作。我想如果没有之前的起落,她不会有这样的决定,也不会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跳槽、考证、考研,努力发展自己——刚毕业时处境最差的她,经过几年,俨然成了一位职场资深人士。

    王小蓓的情况和小朵正好相反,最开始她是大家羡慕的对象,可优越的环境却使她失去了前进的动力,到现在没有进步没有成长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人的境遇是与社会紧紧联系在一起的,而同时,我们又在做着自己的决定,在无数的可能性、不确定中做着选择,把控自己。而选择背后往往反映了人的价值观、兴趣点等,与人深层的心理动力有关。而这,其实是造成人们“不同”的最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谭小朵和王小蓓的故事同样说明了这一点。以前只是跟风的谭小朵,因偶然进入了人力资源行业,她能在这个行业做下去,做得好,这本身就是她的选择。而王小蓓,在毕业当初被大家羡慕,而至今日,却发现自己还在原点,是环境限制了她吗?显然不是,是她选择了不思进取,不去“折腾”,以至造成了现在的困境。

    因此,天生其实就不同的我们,在社会的客观条件下做着自己的选择。“内因是事物变化的根本,外因是条件”,虽然我们会越来越不同,但我相信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越来越成功——真正的成功是尊重自己内心深层的心理需要,去做适合的事情,发展自己的潜能;成功的人生也是一个过程,有起有伏,有张有弛,重要的是不放弃自己。

    下一个七年,或许每个人对自己的规划发展能够更积极、更自觉,更适合自己;相信那个时候的“不同”,不是一般意义上发展好坏的不同,而是各有所长、各显风采的“不同”。


    三个姑娘的故事

    七年前的7月2日,A市某大学21号楼308室一片喧哗。宿舍里满是大包小包,被褥裹成卷,脸盆套脸盆、衣架叠衣架。

    谭小朵、齐小蕾、王小蓓正依依惜别。

    四年来,她们三个是最亲密的朋友,临近分别,所有温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,化作散伙饭上的泪如雨倾。

    三个姑娘对自己的未来都有清晰的打算——谭小朵备战考研,齐小蕾去英国留学,王小蓓将在一家杂志社工作。

    转眼七年。

    同校同系同室,她们从同一起点出发,如今,境遇却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人生无从安排

    毕业后,谭小朵没找工作。

    大学时代,她是班长,大部分时间花在各种活动上,谈恋爱后,心又被男友瓜分了大半。如果说,四年来,谭小朵最大的收获是什么,她会自豪地告诉你,一群好朋友,一分纯真的爱情。

    谭小朵的专业是中文。

    大小考试,临时抱佛脚,专业课一直难不倒她。但英语讲究的是长线功夫,所以直至大四,谭小朵的四级也没过,更别说考研过线了。再接着,公务员考试,谭小朵做了分母,但男友刘泉超水平发挥,于千万人中脱颖而出,高中上海某热门部门的热门职位。

    这时,找工作已到白热化阶段,刘泉建议谭小朵干脆别工作,来年考去上海,谭小朵思来想去,决定接受刘泉的建议。机场安检处,刘泉挥手喊:“小朵!我等着你啊!”谭小朵的眼角有些湿。

    全职考研,时间很满,心里却很虚。

    谭小朵每次去母校上自习,进校门时,头皮都会硬几秒——怕门卫抽查学生证;看书时,她会情不自禁地想,要是考不上呢?该怎么办?她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来年的考试,谭小朵毫无意外,又落榜了。她原以为刘泉会安慰她,刘泉却吞吐着,“处长很器重我,给我介绍了他的侄女……”

    失业、失学、失恋,谭小朵几近崩溃,她觉得自己一无是处,从能力到眼光。

    她出去走走,整个A市都让她想到和刘泉在一起的日子;她想去上海,问个明白,又怕自取其辱;她想工作,但最好的就业时机已错过,她每天都在查招聘信息,却一无所获,直至有一天,父亲对她说,有个老朋友在广州开公司,缺个做人事工作的。

    谭小朵坐上南下的火车。这一去,客舍似家家似寄。

    异乡的夜总是难捱,谭小朵习惯用加班打发多余的时间和精力,更何况心底有个声音总轻轻说,“一定要给爸爸争气。”“一定要有些事让我觉得自己不是太糟糕。”

    从一无所知到熟悉人事工作,考到人力资源的各种相关证书,再到离开父亲朋友的公司,去更好的单位,谭小朵只用了两年。

    谭小朵还在广州的一所大学读了人力资源专业的在职研究生。换了三家公司,职位越换越高,这时的谭小朵,向前来咨询的新同事熟练讲解各种保险和福利时,已俨然资深业内人士。

    谭小朵不再是那个傻呵呵抱着文艺学课本,第一时间跑到阶梯教室为男友占座的单纯女孩了。有时,想到曾经的爱情和对生活的想法,她会觉得那时的她和现在完全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谭小朵蜜月旅行时,上海是其中一站。

    那晚,漫步外滩,微风徐来,新婚夫妇把臂同行。谭小朵突然感慨,大四之前,我一直以为我会在A市生活一辈子。后来追风考研、考公务员,男朋友也去了上海,我又以为,我的人生将在上海重新开始。没想到,一个人做什么工作,在哪个城市生活,和谁结婚,都和最初想象的不一样,我们的人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偶然的组合,无从安排。有时我甚至清楚地感觉身后有一只命运的手把我往前推,我抗拒不了命运,唯一能做的是顺其势,尽全力。

    “决定”决定了生活

    齐小蕾是富家女。

    大学时代,她的吃穿用度,一经亮相,便引起围观。大四时,别人为就业、升学,急得焦头烂额,她却悠闲自得,路,早就铺好了。她要去英国留学了。

    一年学语言,一年读硕士,回国后,齐小蕾又被安排到父亲的公司上班。父亲让她从文员做起,但公司重要的事情,如出国办个推介活动啊,和老外谈判啊,父亲总要把齐小蕾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起初新鲜,久而久之,齐小蕾便有些厌倦。

    她的专业是中文,可父亲做的生意却是服装,来往的人张嘴闭嘴不是贸易就是汇率,她觉得毫无意思。对工作内容不感兴趣、工作环境也没啥吸引力。比如,人人都知道齐小蕾是皇太女,她一进办公室,众人就从八卦闲扯迅速转变为勤奋卖力工作——同事们累,齐小蕾也累,自始至终,她都觉得孤独,在公司,她没有朋友。

    偶尔,齐小蕾会怀念大四在某中学实习时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那时,齐小蕾的课讲得生动活泼,课堂上此起彼伏的笑声总让她的心飞扬到最高点。较之现在冷气十足的办公室,紧紧裹着腿的薄丝袜,贴满标识的文件夹,学生们争相回答提问时“老师,老师!”的呼喊,一个比一个举得高的手臂更让齐小蕾觉得有吸引力,起码有人气啊。

    一日,齐小蕾参与公司在人才市场的招聘。

    快要收摊时,齐小蕾四处转转,无意间发现某双语学校在招教师。齐小蕾心一动,回到本公司摊位时,同事们见到她来,习惯性急忙收声,埋头做事,这让齐小蕾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连夜写简历,第二天,齐小蕾将简历投给了某双语学校。

    该学校不缺语文老师,但齐小蕾的留学经历,被他们看中,接着便是面试、试讲、正式聘用。

    对于齐小蕾来说,一切都像做梦。

    纸包不住火,齐爸爸拿到齐小蕾的辞职报告时,他大声斥责齐小蕾“胡闹”,“你在那里也干不了几天!”“你辜负了我的栽培!”齐小蕾的情绪被齐爸爸的怒气煽动,她一急,索性喊道:“你是栽培我,但你从来不问我乐意不乐意,从来不管我想要什么样的工作和生活!”

    齐小蕾和某双语学校签了三年约。仿佛与父亲“也干不了几天”赌气,三年之后,她又续签了。

    齐小蕾捧回当地“教坛新星”证书时,回到家里,满面春风。齐爸爸轻哼一声,表示“这又有什么用?”直至,一次,齐爸爸与客户吃饭,随意聊些家常。客户突然发现齐小蕾就是自己孩子的老师,对齐爸爸肃然起敬,对齐小蕾赞不绝口,齐爸爸颇有些自得。那晚,他对齐小蕾说,“以后爸爸不说你辜负我的栽培了”,齐小蕾刚备完课,她冲父亲一笑,“一个人的决定决定她的生活,我这辈子只为自己做过一次主,幸运的是,我做对了。”

    我始终在起点

    七年来,王小蓓没挪过窝,自然,这窝在外人眼里是个好窝。

    毕业时,王小蓓被视为幸运儿,万金油专业、外地、女生,竟签约一个对口的杂志社,不但解决了户口,还解决了事业编制,“说不定还能分房呢!”大家纷纷表示羡慕。

    王小蓓满心欢喜去上班。工作很快就上手了。每天就是泡杯茶,主任扔给她一摞稿,她就看那摞稿,闲来无事,她上网看八卦,在某论坛做坛主,她觉得这样的工作真叫“享清福”。

    同学聚会,王小蓓总有意无意透露出事业单位的自豪与安心,仿佛整个社会在竞争,偏偏与她无关;大家一谈起薪酬,王小蓓就更得意了,她所在的杂志社挂靠某实权部门,福利、待遇比同期毕业的同学高出好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好单位让王小蓓保持着优越感。

    但,渐渐地,她发觉当初毕业时工作不怎么好的同学,反而有股冲劲,有人跳槽了,有人转行了,有人获奖了,有人升职了。倒是王小蓓的生活毫无变化,这让她的优越感如旧家具上的油漆日渐斑驳。

    即便在同单位,王小蓓也觉得她有点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同样做编辑,一起去的同事中,林森已开始独立策划选题。一开始,选题会上林森被打击的头破血流,王小蓓有些想笑,钱不多拿一分,还要动许多脑筋做策划,这回被否定了吧?丢人了吧?可一次、两次、三四次,林森策划并撰写的专题终于上了封面,王小蓓心里又有些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同样做编辑,比王小蓓晚一年进单位的陆露一边编稿,一边写稿。“不就想多挣点稿费吗?”王小蓓暗暗嘲笑,可那天她在报刊亭随手翻翻,就看到好几本杂志上都有陆露的笔名,心里又有点嫉妒,有点惊讶——怎么人人都在折腾啊!

    几年了,王小蓓的日子和刚来杂志社时一样。不同的是,今年杂志社事业转企业,精简人员,重组机构,一时间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空降了一个新领导,新领导提拔林森做了新编辑室主任。

    陆露辞职了,跳槽去一家业内著名的杂志。

    王小蓓有些茫然,昔日的优越感、安全感,被一次改制摧毁得烟消云散。而新领导话里话外,都让她心慌,是啊,领导当然希望有个又能采、又能写、又能编的多面手。

    王小蓓想起,几年前,同事刘姐劝她的话,“小蓓啊,你要有危机意识。”“无论在什么地方,不做核心业务,都永无出头之日”。

    当时,刘姐意味深长,王小蓓却觉得她瞎操心,她充耳不闻,过她的小日子,这一刻却惆怅了——她的起点比一般人都好,但她一直没跑,几年了,人人都跑出去老远,只有她还在原点


 
 
 
永利电玩城有限公司团委 地址:中国福建福州马尾港口路3号
电话:0591-83956022    传真:0591-83987696 邮编:350015     邮箱:fzpgdj@fzport.com
网址: 本网站由迅腾公司设计并维护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